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偷看人家那啥,装模作样地询问诀窍,还追到青楼里问人家姑娘,以至于被误会他不但是色中饿鬼,而且还脑中有疾……王爷,我这都是给谁背的锅!

    葛大夫迟迟未归,说是有重大发现,需要多迁延一段时日。小夫妻俩晚上拉上床帐点上灯,先研究郎风拿来的这些“要诀”。

    拓跋猎其实自己已经脸红耳赤地看了好几遍了。但到了媳妇面前,他还是一本正经地好像第一遍看一样,表情很严肃。

    百里芸也有些脸红。但她更多地还是秉着科学研究、治病救人的精神,拿着笔写写划划:“这些可以归纳一下。这一条、这一条和这一条,可以总结成一条,归在事前准备的一类。这几条是事中。……”

    拓跋猎立刻拿出一张纸来重新誊写:“嗯,你念,我写。”

    百里芸念不出口,直接夺过他的笔,推开他自己坐下:“不用,我来写。”

    字写得飞快,不过脸却是越写越红。

    前戏、体位什么的,从现代医学的观点来说,当然应该是有用的。能起到多大的用处应该是因人而异。不过百里芸还是觉得,郎风把这些东西搞得这么具体,好流氓……

    无辜被贴上流氓标签的郎风:……

    誊写好了,自然是要试。

    那,那就试吧……百里芸又勇敢又羞窘。

    坚决要好好试一试……拓跋猎很有耐心。

    花了好几天的时间逐条试用、组合试用、综合试用……最后的结果是:革命尚未成功。但,过程已大有进展!

    郎风这些日子明显觉得郡王练兵的时候整个人都很好说话,一时嘴欠,问了一句:“王爷,我给您的那些个‘方子’,管用了?”

    拓跋猎原本还微微上翘的嘴角顿时下滑:“半上不下的,不如没有!”

    说完,明显不想在提这个话题,翻身上马走了。

    郎风在寒风中懵逼。管用了就是管用了,不管用就是不管用,“半上不下、不如没有”是个什么意思?那他上次的任务到底是完成了还是没完成?

    百里芸对于拓跋猎从陷入愧疚的痛苦阴影,到现在转变成积极求索地解决问题,已经非常满意。

    问题一下两下解决不了没有关系,只要两个人积极正面地去面对,她相信眼前的困难最终都是小问题。更何况,葛姐姐那边已经传回了好消息。

    葛大夫走了已经两个多月了。有她之前一直在青楼为姑娘们疗伤治病的人脉,还是有不少姑娘愿意为她提供这方面的经验做参考的。

    本来,葛大夫已经拜访了不少青楼,得到了姑娘们相当多的临床经验,总结之后觉得也差不多可以回来了。但没想到就在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又有了一段奇遇。

    葛大夫本性里是个真正济世救人的医者。莫说这一趟出去绝不能以百里芸的名义,就是没有这样的考虑,她也是会在过程中真正从女性身体保健、如何避免房事伤害的角度去认真地做探访。

    因此,这一趟在百里芸来说是她拜托了葛大夫。但在葛大夫来说,却是百里芸给了她支持,让她去更好地完善自己的医学研究。

    然后在举世闻名的烟花之地扬州,她竟遇见了一个特殊的“同行”。

    扬州有很多非常专业的烟花巷。其中有一个名声很大的青楼里,有个很有名气的姑娘是百里芸名单上列了的。葛大夫拜访她时,她沉吟许久,最后亲自给葛大夫引荐了一个人。

    姑娘很郑重地对葛大夫道:“其实我能有今天的地位,她就是我最大的秘密。我不知道今天我把她引荐给你,今后我会不会后悔。但我知道,她的这身本领一定能够帮得上你。”

    那是一个年老的天竺女奴,被各国商人辗转贩卖到大周之前,在本国是性,奴。从小被迫修炼天竺瑜珈术——其中很特殊的那一种。也就是真正身体意义上的房中术。

    年老色衰之后,她被作为奴隶辗转卖到大周,并不能听懂大周的语言,曾经几度濒临饿死。这位姑娘救下她也是一时善念,最后得到的机缘。

    姑娘对葛大夫道:“我虽流落青楼,却并非知恩不报之人。她帮了我,我便也好生养活着她,买了小丫头伺候她饮食起居,教她一些简单的中原话,准备养她到寿终正寝。”

    葛大夫跟那天竺奴见面之后,果然老人只会一些简单的大周语言。但很多动作比比划划倒是也表达得十分清楚。

    比如,她用手指的动作清晰地表达出:女人身上所有的、只要是长肉的部位,弹性都是可以改变的。修炼瑜珈术,可以让人的弹性扩张到极限。

    ------题外话------

    好吧,你们都这么纵容我,那以后胡写八写什么的,可就不能怪我了!嗯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