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百里芸实事求是地道:“边军素质强,又是上过战场的,比府兵强很多。但是那是指一般水平的府兵而言。龙武军虽说兵源来自于府兵,可是选拔的却是府兵中的精锐。这个兵源的平均素质应该已经高于边军了。把这样的一支军队由您这样实战过、有丰富带兵经验的将领来带,战力提升是很快的。再说配给上龙武军也高于边军。这样就暂时打平了。”

    百里敦敏锐地抓住了关键词:“暂时?”

    百里芸点点头道:“对,是暂时。因为这种打平的前提是龙武军没有上过战场。如果能让龙武军也跟边军一样有机会到战场厮杀,那么龙武军的战力会很快地获得质的蜕变,普通的边军将望尘莫及!”

    百里敦一拍大腿:“就是这个理儿!不愧是我百里敦的闺女!继续说!”

    百里芸默默地吐槽。刚刚还说出去不准说是他家的闺女来着。

    百里芸又指向羽林军:“羽林军的战力跟您的龙武军直接比的话不好比。但可以拿边军来做参考。龙武军与边军持平。而羽林军呢?从兵源上来讲,上辈羽林肯定强于普通军户,这一点,羽林军胜。”

    百里芸认真地道:“从作战经验来说,这一代羽林虽说大多未曾亲历实战,可他们的父辈甚至祖父辈却是都经历过的,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羽林军实战经验的不足。再加上他们装备精良、几乎个个识文断字不至于愚笨,总体来说,也就稳胜边军了。”

    “所以。”百里芸总结,“我觉得,您的龙武军潜力胜过边军。但就现有的情况来看,龙武军与边军持平。而羽林军应该强于龙武军和边军。”

    听着闺女说自己的龙武军不如别人,百里敦一点儿也没生气,只指着最后一个碗道:“那这支神武军呢?”

    百里芸看看老爹,嘿嘿笑着不说话。

    百里敦忍不住呼了她脑袋一巴掌:“有话说话,傻笑什么?”

    百里芸猝不及防挨了一下,龇牙咧嘴揉着脑袋道:“那还用问么?人家是边军中的精锐,您是府兵中的精锐。人家有的实战经验优势您没有,您的装备、兵源优势在人家面前全都靠边站。这谁强谁弱,还用说么?”

    所以,说到底,老爹的龙武军潜力再好,现实状况就是仅仅比府兵强那么一截。

    百里敦没好气道:“我自己的兵,比谁强不比谁强,我自己不知道?谁让你说这个了?让你说神武和羽林!”

    “哦。”百里芸这才知道自己是误会了,“神武和羽林啊。那肯定是神武强一些啊!”

    百里敦不满意了:“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武断呢?你看一支军队就只看兵源、训练和装备的啊?兵种呢?”

    “兵种?”百里芸有些懵,“难道刚才我们说的,不是同一兵种之间的比对么?”

    百里敦顿时气呼呼道:“跟你简直没话说!你那个将兵长史呢?刘晋!刘晋你进来!”

    刘晋是从百里芸身边的护卫长当上的长史。自从当上长史,他也没提过再给百里芸重新选一个护卫长的事儿,就这么自己一个人兼着。

    百里芸要回百里府找怀化将军商议跟拓跋猎斗兵的事儿。拓跋猎避嫌就不陪她过来了。刘晋则是十分主动地寸步不离地跟了过来。

    刚刚父女俩在书房说话,刘晋仗着自己是百里芸的护卫长,板着一张冰块儿脸,支着耳朵就站门口听着呢。这会儿一听怀化将军叫他,立马长腿一迈就进来了:“卑职见过将军!”

    百里芸莫名地看看自己这个手下,怎么这声音莫名透着兴奋呢?

    从拓跋猎到刘晋到她爹,男人听到打仗,个个就都这么兴奋?

    百里敦二话不说把刘晋拉了过来:“来来来,你是在羽林和神武都当过副统领的人,最有发言权。你来说说,羽林和神武两军相比,如何?”

    刘晋早在门外就憋着,这时候张口就来:“刚刚长公主所说,原本不错,只是未考虑到兵种。无论龙武、羽林、神武还是边军、府军,其实际战力都是由各兵种综合构成,而不是单一兵种的比拼。”

    刘晋指着五个茶碗,一一道来:“例如边军,西北边军重骑射,而东境、南境边军重步防。府兵则骑兵极少,唯有精锐可配给战马。”

    “龙武军。因其职责为对外进击来犯之敌,因此设定兵种为六成骑兵,两成轻步兵,两成重步兵。重在骑兵。”

    “羽林军。其职责为防范京城动乱,因此设定兵种为三成骑兵,三成轻步兵,三成盾甲兵。重在轻步兵。”

    “神武军。其职责为严防死守皇宫内苑,因此设定兵种为五成轻步兵,五成重步兵,没有骑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