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拓跋猎还真就没过脑子,那句话就脱口而出了。

    话一出口,自己也觉得不对。但他嘴巴张了几张,却最终什么解释的话都没说。

    百里芸生气了。气了一会儿,又叹了一口气,气不起来了:“算了,还是过一段时间再说吧。我也不想你难受。”她本意也不是要做什么,只是希望他能在身边。

    说着,落寞地往后院走去。刚刚退远的众人赶忙提灯上前照亮。一行人逶迤消失在远处。

    拓跋猎一声不吭地站在原地,看着百里芸的身影渐行渐远,逐渐融入夜幕之中。

    回到新房,百里芸洗漱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拓跋猎的状态明显不对。可她现在全无办法。

    论生理条件,她的身体刚刚长好。葛姐姐说了一个月内都不能行房事。现在至少二十天之内条件都达不到。

    论心理阴影,其实不止拓跋猎有,她的心理阴影更大。毕竟那天虽然拓跋猎因为太过激动,很快就登顶了,可是真正承受那撕心裂肺之痛的人是她。

    那天之后,虽然表面上看她一切如常,其实每次一想到那天晚上,一想到男女之事,百里芸都忍不住不寒而栗。

    所以,她拜托葛姐姐帮她的忙。

    她已经嫁给拓跋猎了,他们是夫妻。是夫妻就不可能一辈子都不行房。彼此的心理阴影要想解决,最关键的就是要能完成正常的、愉悦的房事。有好的记忆,不愉快的记忆才会消散。

    而对于她和拓跋猎这种设备不匹配的情况,只靠他们自己硬来肯定是不行的。搞不好再来一次,两人都再也不想见到对方的身体了。

    他们需要专业的技术来解开身体的难题。

    葛姐姐已经以行医的名义去找了。相信那些承受过她帮助的青楼女子们,在听到是她介绍葛姐姐过去的之后,一定会帮助葛姐姐“穷究医理”的吧。

    只是,这也需要时间。比她的身体彻底恢复,更久的时间。

    辗转反侧良久,最后百里芸还是无奈地叹息一声,闭上眼睛落寞地睡了。

    既然目前问题还没有办法解决,她以后还是不要刺激拓跋猎了。身体如果有反应了会难受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越是让他时时地想起他对她的伤害,他心里会越不能原谅自己。唉!

    百里芸睡着了,熟睡的她不会再听到窗户轻轻打开的声音。之后,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床前,满眼痛苦愧疚地看着她。

    过了一会儿,高大的身影缩起身子,蹲坐在她的脚踏上,脑袋轻轻地靠在她的床沿,闭上眼睛睡去。

    亲眼看到府内练兵,百里芸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新家有多大。

    之前,因为放心拓跋猎,她还真没操过心。

    成亲之前,百里芸不好正大光明地走正门,来郡王府都是直接从后院翻墙,也没有跟拓跋猎在府里四处逛过。嫁过来这十来天她又在养伤,也没怎么走动。

    练兵之前,她在自己家里唯一走过竟就只有两条路。一条是从大门口到主院新房。另一条就是从新房到连福门。

    说真的,这两条路她已经觉得够远的了。平常人正常步速可能都要走半个小时。没想到真正走到王府内的广阔处才发现,那两条路,已经是很近的了。

    而此刻,百里芸站在府中最高的山顶八角亭里,看着眼前壮阔的景观,深吸一口气:“拿地图来。”

    郡王府地图铺开在百里芸面前。图上除了平面标识地形和楼阁,还记录了府邸的东西南比长宽。百里芸一换算,自己也着实震惊了一把。

    她现在的长公主府是有多大呢?占地面积六百亩!如果按后世的足球场来算,一个标准足球场好像是七千平方米。而她现在的新家这是把五十个足球场踩在了脚下!

    之前,这里是一座前朝藩王的王府。后来经过战乱,前朝的皇族都被杀光了,还活着的也都跑了,这座府邸在大周立国后被收归朝廷,留待今后封赐给那位王爷或者公主使用。

    但大周的皇族少,不像前朝有那么庞大的皇族群体,迄今才不过封了三个藩王,四个公主。其中两个公主还是未出嫁至今还住在宫里的。

    总之,京城里靠近宫城最近的好位置都还没有用完,这块占地虽然大,但距离宫城比较远的位置就一直荒废着。

    直到拓跋猎看上了这里,把它要了过来,改建成了东亭郡王府。

    这座府邸原来的规制是亲王级别,以拓跋猎郡王的等级,有些地方还不能用。就权且封锁了一部分。另有主院东边大片倒塌的下人房,还有一个个姬妾居住的院子,都被他直接拆了让内廷司拉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