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百里芸和拓跋猎身居高位,年节期间请他们赴宴的帖子自然是大把。这些帖子送过来,其实没几家会想着这夫妻俩会真来赴自己家的宴会,只是尽到礼数而已。

    然而小夫妻俩竟然很给面子地参加了好多家的宴会,顿时让这些人家惊喜交加!

    惊,是因为这位驸马爷成婚前就早有凶名在外,多年来提到东亭郡王拓跋猎,多少官员内眷还是两股战战、口不能言。

    喜,是因为小两口地位实在是尊崇。尤其是嘉熠长公主在宫中的盛宠那是绝无仅有、无人能出其右。若是能得到她的青眼,不说关键的时候帮忙,就算是偶尔在皇上和太子跟前提到一句自己的好,那对他们的仕途绝对也是大大的帮衬啊!

    于是,所有接到长公主府回帖说,嘉熠长公主和东亭郡王会亲自来赴宴的人家,都发疯一般地忙碌了起来。

    菜单迅速提升规格,仆役重新筛查三遍,歌舞姬日以继夜地苦练,不敢让宴席到时候出了任何岔子。

    初平三年的新年,大周京城的高层宴会莫名其妙突然拔高了一整个层次。

    百里芸和拓跋猎小夫妻俩最直接地受益了。

    首先扭转的就是拓跋猎的名声。

    多年前拓跋猎在宫中众女眷面前徒手杀人本来就是故意的。如今,景泰已经变成了“黄金台”在哼哼唧唧地养自个儿的新脸。想要的小姑娘已经如愿成了自己的媳妇儿。拓跋猎心情是十分愉悦的,气质是十分英武的,人又是极其俊美好看的。

    更何况,拓跋猎深刻痛悔之前几年没在京城多结交些朋友,以至于迎亲的队伍被闵圭钻了空子,因此这个新年也是有意与众人结交。

    一整个新年的宴会场子轮番参与下来,凡是与东亭郡王近距离接触过的人,纷纷感叹果然妇人之言不可信也。什么狠戾乖张、不通礼节。人家东亭郡王明明是个直言不讳、坦诚英俊的伟男儿嘛!

    而百里芸就更觉得有意思了!

    这才多久没出来玩啊,原来京城里歌舞百艺的水平已经提高了这么多吗?

    百里芸是完全没想到这些人家一听说她会来,那是拼了命地收揽京城最好的歌舞艺伎到场献艺。宫廷下属的教坊司的头牌歌舞娘都被他们请过来了。

    百里芸只觉得被这些宴会场一场接一场非常有水平的歌舞表演给勾起了兴致。

    终于,正月初六的一场宴席上,百里芸兴奋之下一拍桌子:“着啊!原来京城的歌舞已经到如此水平!干脆,咱们来斗一斗歌舞魁首!翁大人以为如何?”

    这一日宴会的主家正是礼部尚书翁膏翁大人家。

    也正是因为是礼部尚书设宴,又听闻嘉熠长公主素喜歌舞,礼部主管的教坊司才倾力而出,着实打造了一整场精彩倍出的歌舞。

    还真就把百里芸给看兴奋了。她要悬赏、她要设奖、她要搞一场大赛。她要像上一世的综艺选秀节目一样,选拔歌舞界的人才!

    关键是满足自己欣赏歌舞的欲望!

    嘉熠长公主是连皇帝都敢随便怼的人,翁膏哪里敢说不行。

    百里芸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一时兴起在京城里搞了一场轰轰烈烈、精彩迭出的选拔歌舞魁首的大赛,最后却选出了两个了不得的面首来!

    当然不是她的面首!

    话说因为百里芸喜爱歌舞,又亲自挑头搞选歌舞魁首的大赛,教坊司受命全员参与,各大青楼教坊、琴行等等也都奋勇争先。

    凡是养了有优秀歌舞姬的官宦人家也纷纷派出歌舞姬参赛,就为了能博百里芸一个青眼。

    整个京城的这个年,整整热闹了一个月。

    正月二十八,歌舞魁首大赛决赛。一个生得玉面红唇、舞姿分外妖娆的男伶凭着过人的舞技竟然一路杀入了决赛,在决赛的赛场上“艳惊四座”!

    百里芸也惊住了。她的眼界高,之前的淘汰赛她并没有每场都看,有据说特别出众的她才看一眼。这个人的表演如此有特点,不知道为什么却没人给她推荐。她之前并未见过。

    这个人的舞,怎么说呢?

    极美,但美的不是那种偏艺术的感觉,而是绝美的舞姿中透着一种魅惑。可偏偏,他的神情又是非常的干净,表演期间也不看向任何人。仿佛他就是专心地在舞蹈,整个人都沉浸在舞蹈中。

    谁要是生出了什么旖念,那是你自己的事儿,与他无关。

    好特殊的一支舞蹈,好奇怪的一个男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