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之前没有看地图的时候她还没有感觉。看完地图之后,她忽然有一种站在大周的顶峰、重任在肩的感觉。

    长公主府现在只有她和拓跋猎两个主子,不会生出什么败德丧兴的膏粱子弟来。但府里的下人呢?亲兵呢?门客呢?

    人大多数时候还是需要约束的。趁着这次斗兵,不妨就先给手下这些亲兵们好好地提一提精神。她长公主府地位虽高,但却不养无用之人!

    十二月的天气,站在阅兵台上这么久,寒风刺得人还是挺冷的。百里芸从西校场一出来,采苹采蘩赶忙领着一帮子侍女又是遮风又是塞暖炉,护着百里芸上了暖轿。

    没办法,这家太大了。要是从校场走回去,百里芸细嫩的双脚估计都得起泡流血。

    坐在温暖软和的轿子里,百里芸抱着暖炉,不一会儿就缓了过来,舒服地喟叹一声:“果然人到了高位,忍不住就要贪图享受啊。”

    回到内院主殿,百里芸泡了泡脚,一个人窝在被子里,忽然就觉得寂寞了。

    已经一个月了,算时间可以同房了,就差葛姐姐找来具体的“操作技术”。百里芸有些怕,但也有些期盼。不是盼着做某些事儿,而是盼着赶紧把她和拓跋猎之间的这道坎儿过去。

    她不想跟他这么分着,她想跟他在一起。

    最近拓跋猎借着练兵有意避开她,百里芸都是看兵书和研究大周兵种打发时间。今天去阅了兵,忽然就不想再看了。窝在被子里翻来覆去地想着心事,不知不觉地竟然睡着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前一直纠结着关于房事之痛的事,百里芸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梦里,百里芸仿佛一个灵魂体一样出现在了前世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个场景里。城市被摧毁,无辜的平民在哭喊。

    之后,梦境忽然跳到了一个关于二战的调查研究报告上。这个报告也不知道是写什么的,百里芸之匆匆看到结论上写了一句话:据调查,二战中遭受强暴而怀孕的妇女,其比例远远高于正常情况下受孕的几率。

    研究结果显示:恐惧、疼痛等极致情绪和极致的愉悦一样,会导致女性大量排卵,这是人类在危机时刻延续生命的本能。

    百里芸是被吓醒的。

    睁开眼的那一刻她简直分不清楚自己是惊喜还是惊吓,一叠连声地喊:“采蘩!采蘩!”

    她月信的事,一向是由采蘩负责的。

    采蘩赶忙跑进来:“殿下,怎么了?”

    百里芸满额头都是汗地盯着她:“我这个月的月信,是不是迟了好几天?”

    她身体底子本来就极好,又吃过泰一真人三年的丹药调理,来月事从来就没有痛过,也没有任何别的女孩子经常会出现的腰酸背痛等各种问题。

    所以,她是特别容易受孕的那种体质对吧?

    最关键的关键是:她记得很清楚,她的月事一向很准,从来不会迟到!

    采蘩愣了一下,赶紧解释道:“殿下,是晚了七八天。不是奴婢不及时提醒您,是葛大夫私下里给奴婢交代过。她说您那次受了很大的惊吓,这个月的月信十之八九会迟。甚至是这月不来了,下月才来,都属正常。”

    她怕提起来反而让殿下想到那一夜的痛苦,所以才没敢提。

    “不,应该不是这样!我自己的状况我知道。”百里芸回想起来,大概有半个多月了,她睡觉总是睡不安稳,起得晚,白天又困,吃饭也没什么胃口。

    之前,所有人都以为是因为她受伤、疼痛和难过睡不好的原因,连她自己都是这么认为。可是现在,她不这么想了。

    梦是什么?百里芸上一世是研究过心理学的。梦是潜意识的表达。一定是她潜意识里已经觉得不对了,所以才通过梦来提醒自己:她有可能是怀孕了!

    百里芸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你去,不要声张,把胡大夫叫来,就说请平安脉。”

    采蘩心里实在是觉得不大可能。毕竟那天殿下那惨状……可也只能遵命照办。

    胡大夫是从小就跟着百里芸的大夫。百里芸和百里止五岁生辰的时候祖父跟护卫一起送的。胡大夫原本是军医,最擅长的是外科。但中医诊脉本就相通,若真是怀孕了,简单的一个滑脉他肯定是诊得出来的。

    采蘩去请胡大夫了,百里芸自己试着搭自己的脉。可是指头一搭上去心里就紧张发慌,怎么都静不下心来。

    ------题外话------

    我不是卡文,我只是很坏心地想看看你们的留言,到底是想要有孕呢?还是想要没孕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