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初萝也赶紧遵命而去。百里柔又把母亲这里的管事嬷嬷叫来,好生交代了几句,这才略松了一口气,捂着肚子坐了下来。

    从小,她就觉得拓跋猎这小子总给她小妹招祸,看吧,可不是!

    唉,她要是也能过去看看就好了。也不知道小妹到底怎么样了?

    百里芸怎么样了?她又疼又生气又丢人,觉得都不想见人了。

    新婚之夜,那里受了伤撕裂了就够丢人了,还不得不叉开腿让女医给她缝合。疼痛和羞耻,她都不知道哪个更重了。

    洞房里,百里芸靠躺在李氏的腿上里,上身盖着被子,嘴里咬着布巾,疼得呜呜地流眼泪。

    李氏紧紧地抱着女儿的肩膀,安慰着她,不让她因为缝合的疼痛而扭动。她努力温柔地安慰女儿,其实自己早都心疼得眼泪不知道流了几回。

    早知道这样,哪怕把女儿嫁给个书生,也不嫁给拓跋猎这个丈二莽夫!

    拓跋猎更是脸色都苍白苍白的了。

    之前女医说撕裂了,必须缝合。丈母娘让他出去回避来着。可他怎么可能回避?他把小狼弄成了这样儿,他宁可死在这儿替她,怎么可能离得远远地避开?

    女医正跪坐在床边的脚踏上忙活,丈母娘靠在床头抱着女儿。拓跋猎只好蹲在床边儿,拉着媳妇的手放在自己手背上:“疼了就掐我,千万别掐自己。”

    拓跋猎真恨自己啊!他怎么就那么混蛋,怎么就那么着急呢?

    一屋子人里,只有中年女医最冷静。她从进了门、看了伤处,就有条不紊地吩咐备干净的布巾、热水、油灯,说话言简意赅。指点病患和家属应如何配合,态度淡定若素。

    虽然此刻面对的是一群当朝最尊贵的人,她也没半分谄媚。即使手底下正在被治疗的是女子最羞于启齿的地方,她也没有半丝轻慢。

    很冷静,手法很专业。

    因为百里芸这伤不好为人所知,屋里没让其他人进来,只采蘩采苹两个贴身的大丫鬟伺候着。

    缝合时伤口还会不断有鲜血渗出,女医必须不断地用干净布巾把血吸走,才能更准确地缝合伤口。两个丫鬟屏气息声地帮着女医换水、递巾子,一丝一毫也不敢差。

    终于,伤口缝好了。女医又从药箱里拿出一小瓶淡绿色的半透明药膏,对两个丫鬟道:“看着我的手法。之后这个药需要每三个时辰给患者抹一次。抹之前,要这样轻轻地把之前没有吸收干净的残药清理一下……”

    “你留下!”拓跋猎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伤好之前,你就住在偏房里。该换药的时候,你亲自来。”

    李氏也道:“正是。丫鬟们初学,有个一星半点的闪失都不好。葛大夫,就劳烦你在这里照料几日吧。”

    女医却不吭声,只低下头开始上药膏。上完药膏,她转身净手:“好了,小心点把脏了的被褥换掉,最好再给殿下换一块干净的小褥子垫上,然后殿下就可以休息了。”

    采蘩闻言,赶忙去另取干净的被褥。拓跋猎伸手,小心翼翼仿佛托着一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似地,把百里芸裹着被子,轻轻地从床上横抱了起来。

    伤口缝合上药之后,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疼得难以忍受了。百里芸嘴里咬着的布巾也已经取下。

    她刚才只是疼和难过,并不是听不见他们说话。此刻取下布巾,她示意李氏帮她倒了杯水漱了漱口,缓过一口气来。

    女医已经利落地收起了医箱,就在一旁安静地侍立,等着。等百里芸缓过来了,才恭敬地开口道:“殿下可还有吩咐?”

    百里芸颇有些委屈地叹了一口气道:“葛姐姐,你把我最丢人的样子都看了,我感觉自己都没脸见人了!”

    抱着媳妇儿的男人愧疚和心疼立刻翻倍。

    葛大夫终于露出了过来以后的第一个笑容,略带些没好气地道:“殿下!”

    当年她在青楼行医,却被喝醉酒的一帮膏粱子弟当做楼里的姑娘,抓去蹂躏了数日夜之久。期间,她呼喊过、哀求过、抵抗过,可是全都无济于事。甚至奉养她的青楼都没敢出面搭救她。

    就在她快要被那帮畜牲折腾得没命的时候,一个女扮男装的小纨绔把她给救了。之后,她便跟了“他”。

    当时曾经不能提及的往事、以及那些曾经痛彻心扉的心理历程,她都不想再去回首。可是她到底是如何才能从那种心如死灰、万念俱灭的痛苦经历中走出来的,其中让她哭笑不得的救赎者,就是眼前这个疼得脸色苍白、蔫头耷脑还不忘记耍嘴皮的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