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好。”百依百顺狼哥哥立刻搂着自家小狼躺平盖好被子。不过动作开始有些僵硬,平躺着只用一只胳膊垫在百里芸头下面。

    百里芸一下子就又开始流眼泪了,转过身去蒙头大哭:“你,你还是不……我……我……呜呜呜……啊啊啊……”

    “溪桑,溪桑!”拓跋猎顿时跳起来去抱她,“没事没事,我在这儿呢啊!”

    百里芸这回却不让他碰了,拳打脚踢地边哭边嚎:“我讨厌你!不想碰我你就走开!我还再也不让你碰了呢!要上床我男人多得是!光我父皇御赐给我的就有十二个……”

    “溪桑!”拓跋猎一下子怒了,一把就把百里芸按住压在了床上,咬牙启齿道:“你再给我胡说八道试试!”

    百里芸的情绪正失控呢,他敢跟她来硬的,她杠着他就哭嚎起来了:“我偏就试!要你管!你不要我我也不要你!这辈子你都别想欺负我!”

    拓跋猎一下子情绪也爆发了:“你是不是想让我去死!你那个样子,你让我怎么要你!”

    百里芸也发了狠,双手用力猛地把他推了下去:“那你去死啊!你前脚死了我后脚就把云奴全都召回来!我一个一个地睡!睡完了让皇兄继续给我找。每年一送,一次一打!”

    “你休想!”拓跋猎真的要气疯了,直接扑上来就撕开了她的衣服,一边毫无章法地咬她,一边面孔狰狞地宣誓:“我就算是死,也要拽着你一起下地狱!”

    一阵激烈的撕打中,百里芸忽然哭了:“猎哥哥,你还是不舍得欺负我,对不对?”

    他是暴怒的,他是不理智的。他甚至不理智到把她咬得很疼很疼。可是,即使是这样,他始终都没有那么做。

    拓跋猎的动作猛地一停。神智回笼后心都跟着一颤。他做了什么?他不但强迫她,还咬她了。他把她咬伤了。

    愧疚和自责再次潮涌一般淹没上来,拓跋猎简直悔恨得不能原谅自己。

    真想杀了自己算了!

    可是,这个念头刚一起,刚刚百里芸的话又浮现在耳边。杀了自己很容易,可是,然后呢?

    他家小狼是当朝最尊贵的长公主。如果他死了,她养多少个面首都没人能管她。不但没人能管,只要她开口要,拓跋猎相信皇帝真能每年送一打男人给她玩!

    一想起这个,拓跋猎就又恨意丛生,觉得刚刚咬她都还是咬得太轻了!

    死?才不!小狼是他的,是他养大的!是他娶来的,是他的媳妇,是只属于他的女人!

    他就算是一辈子不碰她,也绝对,不给别人碰!

    百里芸泪眼朦胧地看着头顶上拓跋猎一会儿发白一会儿发红的脸,心里的委屈又涌上来了:“猎哥哥,我今天叫医生了。”

    拓跋猎的理智顿时清醒。折腾了这么大半天了,到底胡大夫为什么会来,小狼为什么会哭,他都还不知道呢:“你怎么了?”

    百里芸想起这件事,嘴巴就又扁起来了,说着说着就哭了。边哭边说:“我以为,我以为我怀孕了!可胡大夫说……他说我是太想怀孕了,所以是假孕!我……我其实就是愁。我整天都担心,担心葛姐姐找不来办法。可能……可能我下意识地就想,要是能生一次孩子,那里……那里就变大了。”

    拓跋猎脑子里轰隆轰隆地,好半天才把百里芸的话从头到尾听明白了!

    溪桑让胡大夫来,想诊的是孕脉?

    她想生孩子,因为生孩子会让女人那里变大?

    拓跋猎直愣愣地瞪着身下的小姑娘,脑子里轰隆隆地跑着马:“什么叫担心‘葛姐姐找不来办法’?你让那个女大夫干什么去了?”

    百里芸抹着眼泪,抽抽搭搭地道:“让她帮我去找法子啊!去青楼,找那些客人特别多、经验特别丰富的姑娘。她们肯定是什么样的男人都见过,什么经验都有的啊!问问她们是怎么对付你这样的男人的,我好跟她们学啊!”

    拓跋猎好久好久都无言以对!

    或者,该说是无颜以对?

    其实,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尺寸困难而已,不是么?有问题,想办法解决便是。比如媳妇儿做的,让女医去找那些在这方面特别有经验的女人们。

    可他呢?他都做了些什么?

    他痛苦,他内疚,他自责,然后深陷在其中拔不出来。

    拓跋猎全身刚刚所有的劲儿都散了。愤怒、不甘……全在这一刻散去。他抱住自家这个让他疼到了心尖尖上的小女人:“溪桑!是我不好,对不住……”

    ------题外话------

    幸福中是不能缺少性福的,对不对?如果一口吃不下,咱们就慢慢消化——注:我是个好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