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夫妻俩一下子重视了起来。百里芸很坚定地把自己划归在了自家夫君这一边:“猎哥哥,我们西校场这边是这样练兵的……我的兵的特点是……”原本打算拿来对付夫君的,全卖了!

    之前,两人彼此都约束了自己的人,不去打听另一边练兵的情况。拓跋猎还真不知道百里芸还动了这么多他想不到的小心思:“你这些法子很不一般,不像是没有实兵操演过的人能想出来的。”

    百里芸老老实实交代:“不是我想的,是上一世我们那儿都这么演。我给祖父说过一些,他说有用。就组了一支类似我们那一世特战队的极品暗卫,糅合了皇家密卫和我说的一些特别训练的方法加以训练。然后在甘州的时候就用上了。”

    不过那种苗子太难选了,祖父也就训练成功了那么几十个。怕巡视的时候太子被暗算,一个没留全带上了。

    对自家夫君,百里芸很坦白:“兵法我倒是从小也学。可论真正排阵布兵、上阵杀敌什么的,我比你和刘晋都差远了!可我得鼓舞我军士气啊!不能让他们觉得,东校场那边儿领头的是你这个大杀器。可他们领头儿的却是个女人。首先在士气上就矮了你们一截儿!所以,我就是装,也得装出一副睥睨天下的淡定范儿来!”

    拓跋猎无语地看看自家娇娇的小媳妇儿。

    好吧,最起码,战略上没错。

    百里芸一眼看穿他眼神,跳脚了:“你什么意思啊?瞧不起我是吧?觉得我没你威风是吧?你还别不信,我那天穿一身特拉风的战袍,带一溜金盔金甲金面具的皇家暗卫,全身的打扮,连每一个动作、身姿、语气都是拿捏过的,帅气炸了!”

    拓跋猎赶忙搂住小媳妇儿,安抚地快速摸着她的脑袋:“好好好,你最帅气!就算是真到了三军校场上,也没有人比你更帅气!”

    不过这帅气一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元帅之气?

    想象一下媳妇儿娇嫩嫩地穿着元帅战袍站在阅兵台上的情景,拓跋猎发现他只有把她压在身下这一个冲动。

    百里芸极其习惯地顺势窝在了拓跋猎怀里,嘟着嘴不满意地絮叨:“我也没说我就是最帅气的。比如说你,骑上马穿上战袍,那肯定天下没有比你更帅气的男人了。可是我也不差啊!你都不知道我那些兵,现在一听我又有新考验给他们,每一根神经都是紧张的。又兴奋又紧张……唔,你干嘛呀?说正事儿呢!”

    拓跋猎双眼闪亮地离开她粉色的小嘴:“溪桑,你刚刚说的那句话,再说一遍。就是说我最帅气的那句。我想听。”

    不管帅气这词到底是什么意思,拓跋猎这会儿都不在乎了。总之,这是个好词,代表了媳妇儿喜欢的、欣赏的某一种男性气质。

    百里芸刚刚随口就说出来的时候就那么理所当然地说了,也没觉得什么,这时候倒是脸一红,搂着拓跋猎的脖子不好意思看他了:“人家说的是实话嘛。”

    拓跋猎温柔地哄她:“溪桑,再说一遍,我想听。”

    百里芸脸更红了,揪着他胸口的衣服,声音小小地道:“谁让你从小就好看嘛。我就没见过比你更好看的男孩子。长大了,成了另一种好看,男人的那种好看。威武、雄壮、又美丽……总之在我心里,你从来就是天底下最好看的那个人。没有之一,只有你。”

    拓跋猎忽然挑一挑眉:“所以,你给先帝说,你喜欢雄壮美丽的男人。先帝就赐了你十二个?”

    呃?话题是怎么突然歪到这里来的?

    百里芸无辜地冲着拓跋猎眨眨眼、再眨眨眼:“是吗?有这回事吗?好像是哦!对了,那十二个人长什么样子来着?我怎么时间长了都想不起来了!”

    拓跋猎闷声笑了。好吧,他的小狼就是这么淘气又赖皮的小东西。他低头,轻轻地噙着她的小嘴,厮磨片刻,辗转深入。

    云奴什么的,他知道那只是她气她不碰她,一时口不择言。但没关系。以后他不会再犯傻。他会守在她的身边,给她她想要的一切。

    一生一世,没有别人的机会。

    初平二年十二月初八,大周嘉熠长公主生辰。驸马拓跋猎合府中两股亲兵为一股,整编为左右两军,总归于长公主麾下,以为长公主生辰贺礼。

    长公主亦回其礼,将此军定名为“云烈卫”,言明由夫妻二人共同执掌,夫妻一体,不分高下。

    从此,大周长公主府—东亭郡王府两千府兵正式命名为:“云烈卫”。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