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别,大哥你可千万别吓我,就王寡妇那样的小弟我可消受不起,万一哪天夜里一个没玩高兴把我命根子切了,我家就我这么一个命根子,那还不得断子绝孙了。”黑子明知道金三是跟他开玩笑还是慌了神,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也不知道是真的被吓到了还是作秀,那表情实在很形象,杨蝉儿本来还有些生气,看黑子这模样有些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

    “金三哥,那王寡妇真有那么厉害?”杨蝉儿是真有些好奇,在这个讲究三从四德女性饱受压迫的时代居然也有这么强悍的女人,杨蝉儿脑中不禁闪现出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妇女拿把菜刀耍横的模样。

    金三郎瞪了杨蝉儿一眼“小孩子家家的别瞎打听,没得跟人学坏了。”

    赵氏是个乡下妇女没见过时间,见状吓了一跳,生怕杨蝉儿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得罪了人,连忙把

    杨蝉儿拉倒跟前,向金三郎赔笑“大爷别生气,俺家闺女年纪小不懂事,大爷别跟她一般见识,大爷要是看上什么尽管拿就是了。

    杨蝉儿闻言急了,她这便宜娘亲还真是被人欺负惯了的,她看金三郎本没有要占她们家东西的意思,再说他们家本来是交了摊费的,没道理还要往再外贴东西“娘,这些山货可都是俺们拼着危险辛辛苦苦从山里淘换来的,怎么能白送人,俺们不是交了摊费了么。”

    九郎和杨秋儿闻言都认为杨蝉儿说的很对,五郎和七郎毕竟年龄大些见识比弟妹多些,知道事情的厉害连忙阻止杨蝉儿继续说下去。

    “蝉儿,闭嘴!”五郎怕杨蝉儿再说出什么不中听的惹恼了金三严厉的呵斥道,赵氏也是满脸的紧张。

    金三倒是个心胸开阔的,瞥了杨蝉儿一眼“好了,你们也用不着这样,我金三爷从来都是说话算话,欺负女人孩子的事情还是不屑做的。”说罢就带着几个小弟往前边去了,杨蝉儿见状拍拍胸脯松了口气,东西送算保住了,一抬头却见赵氏和五郎齐齐瞪着她,杨蝉儿缩了缩脖子。

    “娘,大哥,你们瞪着俺做什么?”

    “你这孩子,咋这么不听话,胆子忒大了,知道那金三爷是什么人?就敢胡说,差点闯了大祸了,亏得人家不跟你计较。”

    杨蝉儿其实也是看菜下碟,觉得金三不会拿她如何才如此行事,不过心里这么想,杨蝉儿在赵氏和五郎的双重瞪视下可万万不敢分辨,很是乖顺的抱着赵氏的大腿“知道了娘,下次俺不这样了,你放心吧。”

    赵氏本来还想告诫杨蝉儿几句,见杨蝉儿这么乖觉听话的样子倒不好说什么了,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倒是五郎看不过杨蝉儿这撒娇卖乖的样子,每次做错了事情就用这一招哄人,下回照犯不误,一个爆栗敲在了杨蝉儿脑门上警告道“下次再犯别想着我们还会带你出来!”

    “啊,大哥,痛!”杨蝉儿捂着被五郎敲痛的脑门神情幽怨,七郎见了心疼的连忙替杨蝉儿揉了揉又不免好笑“你这丫头就不能听话点,不然大哥哪舍得教训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